著名国画家邵震山官方网站

邵震山
字昭阳、伯岳,号青龙道人、海上漫仕、紫金山樵、昭阳外史。别署八极堂、灵山丽舍。 1963年生于江苏兴化。1993年入南京艺术学院学习书法、篆刻、兼修国画并定居南京,1995年移居上海至今。后进入上海中国画院、刘海粟美术馆专研山水花鸟。2005年隐居金陵紫金山麓潜心研究历代山水、花鸟。2012年北上,先后入清华美院、北京美院、中国人民大学学习,主研北派、近代山水。2015年返回上海,现为职业画家。

震山画语   画家当以古人为师,而后亦当以天地为师。以古人为师,专研画艺,穷研古贤之长,应广涉王维、杨昇、王洽、董源、巨然、惠崇、二米、范宽、郭熙、李唐、元四家、沈周、文征明、董宗伯、清四僧、四王、龚贤等,此所谓与古之诸家血战也。而后遍游名山大川,须去领略惊心洞目之观,一味困坐斗室安能与古人抗衡。真能涉此而悟道,变通而得道,可一超直入如来地也。 

书画之道乃寂寞之道,非过真、淡、静三关。真,以身相许;淡,游离超脱;静,心安神宁。过此三关方可从画道,而又非殚精竭虑,潜心毕智,循序渐进,不能成也。譬之禅定,积劫方成菩萨......

作品展示
ON DISPLAY
  • 《仙岭云滴翠 青青山外山》 69cm x 48.5cm
  • 《树林幽鸟居、愿此结茅庐》 68.5cm x 2cm
  • 《仙山翠谷(绢本)》226cm x 138cm
  • 《古风(绢本)》240cm x 210cm
  • 《心源(绢本)》 198cm x 136cm
  • 《清风徐来(绢本)》 224cm x 136.8cm
  • 《青山幽居(绢本)》 100cm x 28.5cm
  • 《晴峰翠瑞图(绢本)》 180cm x 97cm
  • 《江岭春色(绢本)》 220cm x 136.8cm
  • 《苍崖积空翠》 184cm x 144.8cm

人民美术 | 大家
墨彩绘江山
—邵震山青绿山水国画艺术
文:王珂
震山画语: 国画艺术是我国中华民族优秀传统。历代名贤遗留下了许多不朽名迹,他们在不同的时代,用了毕生精力,积累了许多艺术经验。我们要把这些丰富的经验,高超的技艺学到手,再经过自身的艺术实践中运用,加以发展丰富,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传承下去。这是我辈的责任,也是一生的事,必须潜心努力,不下苦功夫不行。

对邵震山先生有深刻的印象是通过先生的泼墨山水绢画,其大胆运用鲜活的色彩,生活的阅历,把一张张画卷铺在我眼前,着实令我震惊!邵震山——字昭阳,1963年生于江苏兴化。1993年入南京艺术学院学习书法,兼修国画并定居南京,先生作画,常常是物我两忘,沉浸在创意的境界里,山山水水随心而动,虚虚实实随笔而移。力求融进天然的大境界。在谈到创作时邵震山先生说:“老子有句话说的好:‘天地有大美而不言’。要画好一副山水画很不容易,应摒弃一切杂念,把心静下来,通过沉思和积淀,使每个线条,每次渲染设色都在行云流水地运行,带着气感,随着灵感;与天地、与山河对话,与今人与古人对话,与宇宙融为一体,把一切灵气都发端与笔墨,用绘画语言表达画家心中的博爱与狂喜,抒发自己的情感。”

先生这段精彩的描述,使笔者想起石涛的一句话:“无法而法,乃为至法”,以及“我心即宇宙,宇宙即我心”至高至善至美的佛家境界。
泼墨是国画的一种画法,亦可称为写意图,是用笔蘸墨汁大片地洒在纸上或绢上,画出物体形象的一种画法,像把墨汁泼上去一样。
所谓山水,就如西画及摄影所见的风景、经过画家感性、理性、精神所提炼出的一个能表现当时内心情感、理想境界的表现画面。国画中山水的境界最为重要,然而也要既有了境界,也有了笔墨,有了笔墨但是没有境界,也就不成为它那结构和位置,必须特别注意,如画寺观,这些地方就不宜像人家的庐舍,好像和讲风水一样。这个说法,要多看古人名迹,以及名山大川,名胜古迹,自然会了解的,郭河阳论画,要可以观,可以游、可以居,他所谓可以观的,是令人一看这张画,就发生兴趣,要一看再看,流连不舍,第二步就像去游玩游玩,第三步就联想到,这样的好地方,怎样能够搬家去住才好呢!这样的山水才算够条件了。
泼墨画法是中国美术里的一项独有的绘画创作技巧,其对画家的基本功底要求是较为严苛的,必须要有深厚的画技底子和对图形感观的艺术创造能力,邵震山先生却运用自如,达到了炉火纯青的意境!
邵震山先生绘画过程采用画笔蘸墨,泼洒与绢本之上,根据其所显现出不同形态,即兴发挥,创作国画。

“泼墨”与“破墨”容易为人混淆,中国“破墨”山水画的鼻祖是唐代集诗人、画家、音乐家于一身的天才艺术家王维。泼墨山水画创作的技巧中,以皴法运用最多,因为泼墨没有定型,泼出什么就是什么,所以不用皴法则显不出形状,而许多画家为了更丰富地展现出各种不同的事物形象,自创或借鉴得来多种皴法,这里总结出常见的几种有:水皴、斧皴、麻皴、云头皴、牛毛皴、马牙皴等创作出美妙的沷墨画、就必须有自己独特新意的皴法及高超的沷墨沷彩技艺。

邵震山先生泼墨沷彩青緑山水国画系列的创作、其实最能代表出中国古代文人墨客那种放达于山林,不拘于形式的艺术追求,也是种存在于每一个人内心的审美感动,是我们追求浪漫、向往自由生活集中表现。

此文转载自2017.4《人民美术》杂志第二期

邵震山:纵横古今,趣尽天然

文:冯秋红


印象中的邵震山,精力异常充沛,天分极高,心气也极高。他以出尘之心、修道之念,跋涉在绘画道路上,对于艺术的理解、追求均有很多独特的见解和领悟。也因此,他的山水作品独特、新颖、别致,在当今画坛独树一帜。
邵震山崇古,对于“师前贤”到了鞠躬尽瘁的地步。在他的山水画作中,也处处可见他“血战古人”的痕迹。他自言:画家当以古人为师,而后亦当以天地为师。以古人为师,专研画艺,穷研古贤之长,应广涉王维、杨昇、王洽、董源、巨然、惠崇、二米、范宽、郭熙、李唐、元四家、沈周、文征明、董宗伯、清四僧、四王、龚贤等,此所谓与古之诸家血战也。而后遍游名山大川,须去领略惊心洞目之观,一味困坐斗室安能与古人抗衡。真能涉此而悟道,变通而得道,可一超直入如来地也。
无论泼墨还是泼彩,用笔还是用墨,可以说他穷尽了古人的各种手法,甚至他一些摹古的一些画作,也会被藏家视如珍宝、高价求购。但他,并不为此所动。
他所真正在意的,是“变通而得道”,是属于自己的创造。所以,他的山水,吸纳古人之长,却又符合当代的审美标准,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,也有非常精致的细节描绘。他不属于任何一门一派,他逍遥来去,陶醉于大自然之大美,又在笔下倾泻而出这种美的感受。他如此形容自己的创作:“老子有句话说得好:‘天地有大美而不言’。要画好一幅山水画很不容易,应摒弃一切杂念,把心静下来,通过沉思和积淀,使每个线条,每次追染设色都在行云流水地运行,带着气感,随着灵感;与天地、与山河对话;与今人、与古人对话;与宇宙融为一体,把一切灵气都发端于笔墨,用绘画语言表达画家心中的博爱与狂喜,抒发自己的情感。”
他擅用泼墨,根据墨色的变化,以水皴、斧皴、麻皴、云头皴、牛毛皴、马牙皴各种艺术手段,捕捉到多姿的美感。他也擅用泼彩,或以墨作底,以彩醒墨;或以色作泼,晕染天趣。最后,笔、墨、色、水、纸水乳交融,传达出了高度饱满的情绪状态,让人感受到含蓄之美、抽象之美、意象之美。而难得的是,他在以大块的墨彩吸引人的注意力、成为视觉中心之外,又以细致的收拾传达出更多的细节,溪流、树木、山石……远近高低各不同,虚实相生又相宜,使人有卧游天下、美不胜收之感,传递出极为丰富的画面意蕴。

力、成为视觉中心之外,又以细致的收拾传达出更多的细节,溪流、树木、山石……远近高低各不同,虚实相生又相宜,使人有卧游天下、美不胜收之感,传递出极为丰富的画面意蕴。
更难得的是,他是在绢画上泼彩。常常有人看他的画看呆掉:你是如何做到的?在绢上这样泼墨泼彩、兼工带写,色彩是如何控制的?水墨的肌理效果是如何达到的?他总是胸有成竹:那种浓淡枯湿,都是自然流淌而出,甚至在绘画中途会根据墨彩效果随时变换手法:泼洒、渲染、沉渍、重叠……营造出流动变幻、千姿百态的山岚云雾、气韵流溢,与客观上大自然的山势水气幻象、心象有机相融,完美合一。他说:“我希望我的每一张画都有价值。你在我的每张画上,都能看到古气、雅气、逸气,这是跟别人不一样的。”
浓丽、新奇、清艳、精美……墨彩流动,虚虚实实,奇幻瑰丽,又栩栩如生。当我们目睹邵震山的青绿山水,总是会不自觉地陶醉于那心随意动、似乎触手可及的自然之大美吧!可以想见,这将是当今国画山水画坛、也是我们江苏画坛脱颖而出、具有一定实力的艺术新星。 此文转载自2017年4月9日《扬子晚报.艺术版.扬子鉴藏封面》